热点资讯

【系列补完计划】《电锯惊魂3》:宽恕别人,就


《电锯惊魂3》的诞生既有点戏剧性,又带着点悲伤的色彩。由于前两部作品太过深入人心,因而续集口碑上面临的压力让分别参与过这两部电影的编导「三巨头」温子仁、雷·沃纳尔、达伦·林恩·鲍斯曼都对拍摄第三部影片不太感冒。然而本系列制片人之一的格雷格·霍夫曼的突然去世改变了这一情况,三人决定用一部续集向这位老朋友致敬。

 

相比第一部的惊艳(包括颠覆性的恐怖风格以及结局的反转)、第二部里密室逃生式的设定,《电锯惊魂3》的内容要丰富得多。影片一边继续挖掘竖锯叔个人的过往、一边补充他与门徒之间的关系、一边又引入两个全新的人物,在结构上使用了多处伏笔和闪回,而最后的收尾也堪称完美,并且这一切都紧密地服务于影片的「宽恕」主旨,可谓一气呵成。如果非要挑刺的话,可能倒叙和插入性的解释情节显得过多了些,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本片的节奏。

 

影片伊始,上一部中的两位警察埃里克和凯莉分别遭遇绑架和陷阱,看似又是竖锯下的手,但从细节的暗示中可知并不那么简单。而故事的主线,是因额叶肿瘤而病入膏肓的竖锯主导的一出新「游戏」。杰夫和莲恩原本儿女双全,然而三年前儿子死于一起酒驾事故,肇事者仅仅被判了六个月的监禁。于是,杰夫对此始终耿耿于怀、日益消沉,而莲恩也因内心创伤而不再眷恋家庭,甚至还同第三者有了不伦关系,夫妻关系濒临破裂。


 

竖锯授意门徒阿曼达分别将杰夫和莲恩绑至住处,且让两人互不知情。事实上,莲恩曾是竖锯的主治医生,但后来放弃了给予救治。故此,对莲恩的惩罚是让她尽一切办法维持竖锯的生命,同时给她戴上了一个与竖锯的心率检测仪相连的装置,一俟竖锯死亡或者莲恩离开一定的范围,装置便会引爆,直到另一名被绑架者完成测试,而那个被绑架者正是杰夫。

 

竖锯对杰夫的测试紧扣着影片主旨。他把与导致杰夫儿子死亡的酒驾事故一案密切相关的三个人绑架并置于陷阱中,让杰夫在复仇与宽恕之间自行选择如何处理。其中一个是不愿作证的目击者,一个是办案的法官,一个是肇事者本人。正如前文所述,由于证据不足,使得法庭只判了肇事者六个月的监禁,因此身怀丧子之痛的杰夫对三人恨之入骨。当他看到「仇人」近在眼前,而且酷刑加身,究竟是放任不管,还是依照录音提示帮助他们脱险,便是竖锯对杰夫的人性考验。

 

本系列的「陷阱」一直是粉丝热衷的话题之一。论血腥和新奇程度,《电锯惊魂3》中出现的陷阱比前两部有过之而无不及,以至于让本人第一次在观看这个系列的影片时略感不适。血腥的,比如影片开头的一个受害者特洛伊,头部、四肢和身体多处被铁链穿刺而过,如果不在限定的时间里扯下铁链就会被炸弹炸死,硬扯的结果自然难以言说;又如肇事者蒂莫西的四肢和脖子分别被固定在绞架上,随着齿轮的啮合,关节、肌肉与骨骼被扭曲至极限并爆裂,惨状不忍卒睹。新奇的,目击者丹妮卡所受的冰刑以及法官哈尔登所受的腐烂猪肉之刑都令人印象深刻,尤其是后者,一头头腐烂生蛆的死猪被碎尸机碾碎,血肉混合后的恶臭浆水全部倾泻在哈尔登的身上脸上,差点窒息而死。


 

其实,杰夫和莲恩夫妇所经历的尚在其次,竖锯叔的终极考验针对的是门徒阿曼达。观众从闪回中可知,阿曼达在第一部的时间线之前就已成为了竖锯的门徒兼助手,不但对竖锯的理念佩服得五体投地,还产生了类似女儿对父亲般的情感。而竖锯也十分欣赏阿曼达,自知身患绝症时日无多,希望她能够继承他的衣钵。但是他也知道阿曼达心狠手辣、性格偏激,最重要的是经常不尊重游戏规则(竖锯的游戏规则可参见本人《电锯惊魂2》的影评,文末有链接),这是绝对有违竖锯「惩罚哲学」的行为。因此,竖锯想要通过这次「游戏」对这位接班人进行一次最终的考验。

 

可惜的是,竖锯的一连串测试都失败了,杰夫和阿曼达皆功亏一篑。阿曼达因妒忌射伤了莲恩,已通过前三个考验的杰夫见状一枪击毙了阿曼达。竖锯最后再设一局,要求杰夫宽恕他对他们夫妇所做的一切,但杰夫压抑不住怒火,仍然杀死了奄奄一息的竖锯。竖锯的心率停止,立刻引爆了莲恩颈部的装置。